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飄逝的桂花香

教學樓前的花壇邊,是一排風景樹。種有雪松、棕櫚、廣玉蘭,再有就是金桂了。我2002年秋期從鄉鎮調入縣城的實驗中學時,它們都已經長在那裏。一日,在二樓上課,突然一陣淡淡的幽香撲面而來,身在枯燥的校園,我一下子感到十分的新奇和快活。

是什麼香呢?莫非就是文章中所說的金桂飄香嘛。說實在的,在此之前,我對校園的桂花樹用心觀察的次數不多。我不覺感到虧欠了它們。

這幾株桂花樹,個子還不夠高,簡直算是羸弱,但在為數不多的青翠的葉子之間,開出了好多簇米黃的小花,我再次好奇地嗅過去,果然有一種令人沉醉的襲人的香。自此,在我心中,桂花樹、桂花香就成了我不可或缺的眷戀。

有些習慣是不由自主形成的。

每在工作之餘,或早晨,或黃昏,我坐在桂花樹下,拿起一本心愛的雜誌靜靜地讀。桂花香點亮我的四面八方。我陪著桂樹,桂樹陪著我,彼此無牽無掛,無拘無束,相扶相依。陶醉的我在夢囈中,在內心裏,一字一句,一詩憶起!

桂花樹是常青的,我的心也總感到年輕朝氣,內心陽光,不存瑕疵。每次花開,在較長的近月餘的花期裏,沒有豔麗的色彩,也沒有大大的花瓣,樸實不張揚,靜靜地開,仿佛嫋嫋的柔曲沿著春秋的輪回,輕吟淺唱。我盡享其清淡氤氳的香,同時伴著書卷的墨香,我的內心得到一次次洗滌,一次次昇華。桂花每次開後便結出串串青果,一直會高掛在葉間,會越冬,會迎接一個嶄新的春天。桂花的青果深藏不露,讓我平添些許人生的含蓄。2008年我加入縣作協,2011年我加入市作協,所寫文章數次獲獎。凡此之小就,真的得感謝那株陪伴我閱讀的,給我帶來靈感的桂樹。

十年了,教學樓前的這株桂樹,由弱小日漸碩大,脖頸伸長,枝繁葉茂。每次秋來,風姿闊綽、沁香飄逸,“葉密千層綠,花開萬點黃。”我自己在單位工作,也頗感順心,業餘創作也有了一定的收穫。桂樹於我,四季的青綠和清淡的幽香迫使我想在清晨或傍晚在樹下坐坐,跟它談談,靜靜地想一些陳穀子爛芝麻。想倦了,就看書,雲一樣遊在別人的故事裏。

這是一個完美的過程。

在前行中俯下身子,在回憶裏與文字親密,一首首小詩往往直白,但我愛不釋手,像是捕捉到花葉間翻飛的彩蝶。我承認是一個幸福的人,靜謐讓我擦亮思想,避開老於世故。

去年以來,單位整合,學校的主體已搬遷到泌水河南的一個空曠的院落,下屬的實驗中學卻被整合到一個狹小的院落。九月了,那棵金桂卻遠離了我。我日日鎖眉,似乎少了生平的一個夥伴。我在想,秋啊,你可否再喚回一縷桂花的香,輕叩我的門楣。或者,讓一只斑斕的蝶,輕輕地來,輕輕地去,捎走夏日最後的焦躁和不安。

我又一次開始忙碌,在一個方寸的院落躬耕,這裏,一縷清風也會奢侈,我的心事照例會被莫名的東西掠奪一空。

這幾天,我還是照舊搬了凳子坐在四角天空的院落,驀然抬頭,感覺到了此地同樣有著高遠的天,嫋嫋白雲正在繪出一幅幅的寫意畫。雖然少了身邊的桂樹,但我的心早已學會了淡然。

我知道九月的原野,最適合安放我的腳步,一定還會有風為我加冕。我知道秋深時,神就要返回故鄉,靈魂會隨著九月一步步走向乾淨。秋夜,桂花襲人的淺香,一定穿透暮荷清秋,在月光釀成的宿醉裏,隨我入夢,成就一次歲月風香月暖的圓滿。

約略世間所有的輪回大抵都是如此,所有傾城一綻過後,刻骨的殘缺和遺憾都交付文字,為你我淺勾素描,然後在心底孕出一朵清甜幽涼的花兒。若是在這冷月殘花的駐足裏擷得秋桂馨香一縷,我又何其幸運,能安享這一刻的風雅與寧靜。我知道幸福的時刻,該有一個知音。我想讓那株桂樹已安放在我的心中,誰也移不走它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