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齊白石《桂花雙兔圖》中的審美情趣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兔往往被視為一種祥瑞之物。兔在中國有著悠久的文化歷史,歷代文學作品常將玉兔喻為明月,有“金烏西墜、玉兔東升”之說。神話傳說中,嫦娥奔月與之相伴的就是玉兔,凡人不可企及,但卻一直津津樂道……而齊白石的《桂花雙兔圖》,則正是其中意象的含蓄表達。

       齊白石作畫植根傳統,將前人“妙在似與不似之間”的道理深刻體會、完美統一,以文人畫為根基,發掘民間傳統,探討雅俗結合,為傳統花鳥畫注入了蓬勃生機,風格剛健鮮活、詼諧幽默。他的作品剛柔兼濟,工書俱佳,花鳥蟲魚、山水人物無一不精,無一不新,為近現代中國繪畫史創造了一個質樸清新的藝術世界。他以經典的筆墨意趣,表現了中國畫的藝術精神,傳達了生命的智慧和生活的哲理。

       這幅曾在2005年現身拍場並以66萬元成交的齊白石精品《桂花雙兔圖》,為紙本設色立軸,縱102釐米,橫34釐米。右側偏上款識一行十八字:“三百石印富翁齊白石,八十三歲癸未春三月。”鈐印白文兩方:一是右側款識之下“齊大”,二是左下角“行年八十三矣”。此作構圖講究,錯落有致,畫面下方留白,上方由右向左、從上至下墨寫桂枝及葉筋,青綠含黃暈染桂葉,濃淡相宜,墨氣氤氳,枝葉間點綴淡黃桂花,似有微風拂面、暗香襲來。桂下雙兔,長耳短尾,一黑一白,濃淡適宜,相映成趣。

       齊白石堪稱師法造化的國畫大師,他的作品達到了藝術的最高境界,正如徐悲鴻所讚賞的那樣:“妙造自然,渾然天成。”毛澤東曾在其畫作上題詞:“丹青意造本無法”,郭沫若當場接道:“畫聖胸中常有詩”。畢加索更是深情地評價說:“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位藝術大師,那就是齊白石。”

       齊白石的《桂花雙兔圖》,屬於中國美術精粹國畫的範疇,不但是大師晚年的重要代表作,而且是一件民國時期藝術精品,並以其生動傳神的藝術表達和獨特審美價值,在中國美術史上留下了光輝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