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鳥一樹,相戀百年

我是一株卡伐利亞樹,我一直在等我的渡渡。

自從那群可惡的殖民者來到我生活的小島上,我就很少見到我的渡渡了。槍聲,可怖的槍聲打破了屬於毛里求斯的寧靜。殖民者在這座小島上為所欲為,他們砍伐我的朋友,捕殺渡渡的家人。於是,我成為了這座荒蕪的小島上的最後一株卡伐利亞樹。

1681年的某一天。他們殺死了這座島上最後一只渡渡鳥。從此,我註定孤獨。

渡渡和我一直相戀。她喜歡吃我的果實,為我繁育更多的小卡伐利亞,沒有了她,我只有孤獨地等待。我一直在做夢,夢見那群兇殘的殖民者,用他們沾滿血腥的雙手和那尖利得叫人害怕的刀子剖開了渡渡的肚子,鮮血流了一地。我真的害怕,害怕失去了我的渡渡,我猛地驚醒。原來,那濕乎乎的東西不是渡渡的鮮血,而是,我的淚水。

我願意等待,即使是很久很久,只要我還能繼續呼吸,我就不會輕易地放棄。不會,我會永遠等她。

我是這島上最後的卡伐利亞樹了。若是我也死了,那麼,就再也沒有了一株叫做卡伐利亞的樹,和一種叫做渡渡的鳥。我在努力地開花,努力地等待我的渡渡。我願用我最後一絲力氣,結出最美好的種子,只為等待有一天,渡渡能夠再次出現,能夠有吃的。她幸福,我亦滿足。那麼,她現在在哪里?為什麼一絲音訊都沒有?她一定在另一個小島上過得很好,一定是的。

那邊,燃起了一團篝火,那群可恨的殖民者在燒烤著什麼,像是鳥類的肉。我不敢聞,那不會是渡渡的肉,不會。可是,越是逃避,就越是靠近。一陣風吹來,那種味道,向我飄來,真令我噁心。他們吃得很香。貪婪從他們並不清澈的眼眸中閃現,渡渡的眼睛永遠是清澈的,沒有貪婪,只有滿足。我懷念跟她在一起的日子,不知不覺,我的頭有點暈。站不穩了,我竭力站穩,可是身體卻不聽話,有種要倒下的趨勢。好吧,我撐不住了,倒吧。我向著那團迷人的篝火倒去。

在金色的火光中,我似乎看見了渡渡,我朝思暮想的渡渡。她依舊很美,她閃著那對清澈的雙眼對我微笑,多美啊。渡渡,我來了。

其實,我一直知道,渡渡死了,死於捕殺。1681年,那群殖民者殺了她,我親眼目睹的,我只是在逃避現實罷了。我不願意相信,我寧願活在幻想裏,幻想她在別處活得很好,那麼,我也是高興的。只是今天不同了,我必須面對這個現實了,不過,我馬上就能見到她了,只不過是在地下罷了。

我一直等待的渡渡,我來了。

後來,卡伐利亞消失了,那裏,只剩下一團跳躍的火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