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說什麼天長地久

說什麼天長地久,說什麼永不分離。
  
  今中午洗手時把表塞褲兜裏了,等爬上床把褲子搭在床邊才想起手錶;一扯褲子,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我趴在床沿欄杆上瞅著地上散落的鑽石粒以及濺出去的錶蒙子,沉默了良久。最近沒幹過什麼錯事啊,也沒貪什麼小便宜吧……然後慌亂的穿上褲子爬下了床。
  
  幸好什麼都沒有壞,只是撞了個殘。所有的集中在凳子上,蹲在旁邊打算自己先修修,六個鑽石粒要分別放在各自的小墩子裏再裝在錶盤外面的圓形軌道裏,試了四五次都失敗了。找出了眼鏡布擦乾淨錶蒙子接著再弄,看著手心裏的鑽石粒,突然很傷心,從沒想過要分離;這些小石頭粒在我不知所措搖晃著手臂時總會幫我做出決定,不論對錯,我從沒考究過,是想讓他們陪我走下去的;狠下心來想擁有的,想擁有在我能力範圍內還能支付的起的自己喜歡的東西。
  
  心在絲絲作痛,想到了雨傘,在一個烏雲滿布的上午逛街時被我隨手留在了某處,開始感傷;想到了我的牛仔褲,經過一水又一水,已經發白變形失去了彈性,由夏天空身穿淪落到冬天可以套棉衣,現在快到了退休的年紀。
  
  我就那樣蹲在凳子旁,心裏突如其來的好難過。物都如此,何況人呢。我是想著輕輕的把頭靠在自己男人肩膀,安心入睡的,今生今世永不分離。可保不准在這時間的長河裏,就像習慣了的手錶,想給我點顏色看看;他製造出些事故嚇我,或像那雨傘,厭倦了我這舊主人的沒心和懶散,走進人潮,尋得了新歡;或像那條牛仔褲老的沒了情調,推開我的依偎,領著他的老狗,混雜消失在夜色蒼茫間。
  
  我很傷心很難過,是沒有淚水的那種,我可惜的不是這手錶走了還得付出金錢去買去,選擇一只毫無感情而又需建立的手錶,雨傘或牛仔褲等等,我感慨他們為什麼不陪我繼續走了呢,因為我的粗心大意、馬馬虎虎?不懂得珍惜和愛護你們?物品是隨身不可或缺的,沒了他們,生活變得糟糕和麻煩起來,而男人或女人呢,失了他們,人這一生便不再完整。
  
  這只手錶對我的愚鈍都會感到倍加生氣,而假若真不能天長地久,我會像蹲在這裏跟這只手錶默哀的心情一樣,心痛卻微笑著送你遠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