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野花未跌,只為依飄香

落葉西風,婉轉斯年,誰許一時芳華,作別昔日的夏花,再抹一把紅霞,揮一揮衣袖,跌落下冬月離殤。
  
  文/水簫
  
  我用秋的言語記錄落葉秘密
  
  想著你滿臉掛著憂鬱
  
  我用秋的詩句描寫末日的靜
  
  雙手捧的心即將散去
  
  我用秋的言語為這段愛伏筆
  
  笑聲裏蘊藏我們記憶
  
  我用秋的詩句埋下永久痕跡
  
  最後一片落葉還是你,最後一片落葉還是你!
  
  兩個人是幸福,一個人想要幸福。你曾對我說,你會給我唱一首《落葉的憂傷》,可是到了現在,你都沒能實現你的承諾。你說讓我等,我等了,你說讓我再等,我還是等了,可到最後,我等到的卻是你永遠的離開。
  
  夢裏花,北風吹亂,摘下一朵,這是我不變的思念。在這不怎麼紛飛的季節裏,站在時間的末端,放空佇立的自己,面朝斐藍的天空,握一把陽光,然後用力拍進心間。這樣的動作每一次都刺激著心臟,因為握住的陽光每一次都會跑掉,不給我留一絲溫暖。
  
  又是一個秋季,我帶著破舊的相機,走在來時的路上。兩旁的的花比來時還要紅,我拿起相機,記錄下了這一季最後的生機。走累了,一個人隨地坐下來,把自己放空,什麼都不想,因為這樣會使自己忘記時間,可以更快的使時間溜走。
  
  陽光依然溫暖,不知多久,記憶裏忽然閃爍,我反射性的翻開相機,找到一張花兒的相片。這是一張花骨朵的照片,略微的紅色顯示著花兒將要完全的開放。相片上的日期是2008年5月21日,這不是剛剛拍得,是去年的。我欣慰的露出一點點的微笑,小心將相機放在懷裏,抱緊。這時似有一絲的溫暖慢慢升起,覆蓋了久久不熱的心房。
  
  夜裏月,黑雲籠罩,點點星光,零零碎碎。醉臥,撫一縷星空,對月灑,揮衣袖,把住浮沉。
  
  趴在玻璃窗前,思緒不斷阻擋著回憶的播放,拼命的追尋那碎碎的畫面,用力的拼湊。回想到‘離別’的那一時刻,天氣微涼,風吹不出半點漣漪,幾滴跳動的音符無奈的翩舞,你抱住我說:“我還記得,我會記得,你是我今生中,第一個我用真心愛過的人。有你的日子,我不曾孤單過。我知道,從遇見你那一天,從說愛我那一天,從答應與我相守一輩子的那一天起,最愛我的人是你。我也知道,從確信我們會走到盡頭的那一時刻,因為在乎,因為很愛,最恨我的人也是你……你要好好的,很好很好。”你鬆開了手,走得如此匆忙,那一刻,我聽到了心碎的聲音。還來不及告別,還來不及再說句我愛你,你就絕情的甩下我一人,永遠永遠的走了。
  
  2008年的第一滴眼淚,第一次的戀愛,第一次的感動,我都給了你,你帶走了我生命的一半。曾經我最愛的人,你可知道每個夜晚我都在想著你,一次次恐慌擔心,一次次落下眼淚,這些都是因為我知道不能在愛你。因為擔心,所以才關心,因為想念,所以才聯繫,因為相信,所以才付出,因為愛,所以在一起…這些你聽不到了,我還有許多許多的話你都聽不到了。你走了以後,我的話,沒人來聽。
  
  風裏葉,波動著空弦,妖嬈的姿態,輕捏慢抹,婉轉琉璃,似要綻放其生命最後的美麗。我在此時,能許下一諾,讓心不在顛簸嗎?
  
  2011年11月12日,天氣慢慢轉涼。西風冷冽,葉兒也開始打轉,落滿枝葉的草地上,混雜出那一年你離開後的季節。獨自走在那年去時的路上,路邊多了許多野花。我沒想到,在冷冷冬月裏也會開出如此絢爛的花朵。我上前摘了一朵最紅的,就像那年我們一起采花一樣。看著手中這只紅豔的野花,我猜你一定會喜歡,因為它曾帶給過我們共同的回憶。
  
  一年了,我們又一年沒見面了。我拌著季風,拿著花,來到墓前,看著那照片,那個曾經在我面前永遠保持微笑的女生現在依然微笑著。我默然的坐下來,回憶在此刻咆哮起來,快速的回放著,回到那年你離開的時刻。一個將即將離開人世間的女孩緊緊地抱著著我,掙紮著對我說最後的悄悄話。我清楚的記得,我沒有潸然淚下,只因你說不喜歡看到你離開時我難過的樣子,可你知道嗎,在我心裏,淚水早已灌滿心懷。
  
  把花放下,我開始對你訴說我一年裏發生的所有事情和所有想和你說的話……
  
  時間一秒一秒的沉澱,我的話一點一點傾泄,天空也一步一步走入黃昏。夕陽漸紅,那幾縷跳動的晚霞告訴我已經很晚了,我站起身,重新收拾一下心情,這個時候,面前落下一片黃樹葉,我拾起看了一下,葉脈清晰,但葉肉已經殘缺不齊。沉思,我又想起那首《落葉的憂傷》,“我用秋的言語,記錄落葉秘密……”。秋的言語是什麼,落葉的秘密又是什麼,這些我都不會在乎,我在乎的是依然餘留在我心底的那一點溫存和幻想。給你說了聲念安,我原路返回,走的不從不忙……
  
  執手相看淚眼,
  
  竟無語凝噎。
  
  多情自古傷離別。
  
  此去經年,
  
  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
  
  更與何人說?
  
  --柳永〈雨霖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