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走的天使,可還記得被你遺忘在世界某個角落的小å¤

3歲那年,爸媽商量之後決定把我送給別人養,離開家的那天,老媽給我穿了過年才能穿的新衣服,很漂亮的小棉襖,和兩顆糖果,就這樣把我賽給了一個與我毫不相干的家庭中,(顏兒想:我想如果沒有我的加入或許他們一家會很幸福很幸福吧。)
  
  事情的開始往往是美好的,總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有始不一定有終,剛到養父母家時,一切都很好,養父母,養哥哥都對我很好,似乎我真的成了這個家的一個人,時間久了,味道就變了,甜的也變酸了,甚至是苦了,或許是生活的壓力吧養父開始變“壞”總打人,喝了酒也打,沒喝一樣打。
  
  第二年快過年的時候,養母家中來了很多人,是來要錢的,說是養父欠下的,要債的並沒有要到什麼砸了家裏的東西就走了。那天堅強的養母最終還是哭了,許是太傷心了吧。那天養母說顏兒我累了想休息了,如果以後我睡著了,顏兒要乖,顏兒要堅強。
  
  忘了是什麼季節了,只記得那天在屋門口喝養母的媽媽一起打黃豆的時候,養母回來了,拿了袋子裝了東西就出去了,忘了時間過了多久,只聽到馮阿姨說“顏兒快***自殺了,快不行了,快去看她一眼吧”我過去的時候看到的是有人用洗衣粉在忘養母親嘴裏灌,旁邊是一瓶農藥,而瓶子已經空了,她就這樣飛走了,我想許是太累了,太失望,太難過了吧。只是她忘了,她說要照顧我一輩子的她說不會再讓別人欺負我的。
  
  她走以後,養父變本加厲,很乾脆的帶著自己的兒子逍遙去了,遺忘了再角落的一個我,要吃沒吃穿沒穿的我,每次一出去就是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許是沒錢了吧,因為每次回來家裏的傢俱就少了,似是被他拿去賣了吧,總之是沒見了,時間過的很快,她死3個多月過去了,而他似乎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因為他回家把門給鎖了,而我,連家都沒得回了。沒家,只能露宿街頭,成為了丐幫的一員,那年我學會了偷東西吃。那年我學會了沉默是保護自己的最佳選擇,那年我學會了,原來人和狗的區別是狗可以有主人,而人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家,而沒家的孩子就比狗的不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