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讀倉央嘉措《那一世》

煙雨紅塵,誰輕撥夢的心弦,輕輕唱,歲月的滄桑,飛絮落花繽紛,江南煙雨深。輕煙繚繞,誰靜靜展開馨香的素箋,靜靜畫,流年的輕歎,水墨丹青畫圖,千絲萬縷閑愁,小橋流水遠。熏香花徑,尋常院落,旖旎俗世繁華,誰素顏淡妝,在千年的等待裏癡心凝望,那逝去的喧嘩。斑駁的歲月,清淺的流年,闕闕離歌,歌不盡三生石上情深緣淺。

那一日,我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驀然聽見你念經的真言。

我曾是那怒放的梅花,你是冷冷冰雪。我拼盡全身力氣在寒風中怒放,只為你翩躚而下時那冰冷的一吻。即使冰涼的冷,凍僵了時光,我也不在乎。我要積聚我一生的愛,一生的柔情,一生的溫暖與燦爛,只為你到來時盛開成美麗的絕唱,讓你記住我美麗的容顏。我的潔淨,我的純真,我的傲氣,都只為你綻放,在我的生命,只有你,這冷冷的冰雪。冬去春來,雖然你也化成了水,我也已經凋謝。但我要你永遠記住我美麗的容顏,記住我曾經怒放的青春,記住我拼盡最後一絲力氣,留下的純淨,記住我們曾經的溫暖。我閉目在經殿,香霧繚繞,木魚聲聲,你誦經的聲音穿破時空而來,聲聲催下我眼中的淚。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我本是一朵盛開的蓮,在忘憂河上,無憂無慮,你是那晶瑩的露珠。透過你水晶般透明的心,我看見了,你內心的憂傷,淡淡的懸著淚花,我知道,那是紅塵淚。在淚光裏,幻化出色彩斑斕的塵世。你在淚裏,青衫長褂,用乾淨的十指靜靜捧著我的臉,溫柔的目光,流露無限的深情。你輕輕吟詠: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指尖的溫柔,慢慢滲透我的全身,直達靈魂深處,化成無限的繾倦與纏綿。我聽見了佛陀念經的聲音,可我的心裏只有你,那一滴晶瑩的紅塵淚。我拜在佛陀腳下,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感受那曾經的溫柔。

那一年,我匍匐山路磕長頭,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年,我化作一簇淡泊的菊,開滿黃的紅的白的黑的紫的花朵。你變成那翩翩起舞的蝶,時而立在倚在我的肩頭低語,時而靠在我的懷抱裏呢喃。我喜歡你在我懷裏沉睡的樣子,臉蛋上沾滿花粉,長長的睫毛上掛滿晶瑩的淚滴,纖弱的身子滿是柔情。你說要在我的懷裏融化,化成我體內的芬芳,化成陽光,化成雨露,化成明淨的月色。你在我的懷裏睡著了,我聽見你的夢囈和溫柔的心跳。我知道,你已經厭倦了漂泊的生活,雖然你喜歡浪漫,喜歡尋歡,但你此刻,就躺在我的懷裏,靜美而溫馨,很詩意地唱著動人的曲子。你說:我的菊。我說:我的蝶。我們在寒霜中漸漸老去,漸漸凝固成最美的?那。我們緊貼著,我們感覺彼此的心跳,執著而熱烈,溫暖而纏綿。後來你忽然不見,我只有匍匐在山路上,風吹過,佛音陣陣,我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世我是個多情的江南女子,容顏嫵媚,柔情似水,反彈琵琶,為你等侯百年。你是個塞北男子,英姿颯爽,打馬從我的門前走過。我回眸一笑,你低頭凝望,四目相會的?那,電光火石,你認出了我,說:好像在哪兒見過。我也感覺似曾相識,但我們又記不得彼此。你匆匆從我身邊走過,任馬蹄敲碎寂寞華年。前生五百次回眸,換來這擦肩而過的匆匆一瞥,我們忘了那年冬天的美麗。我已不是梅,你也不是雪,只剩下,這擦肩而過片刻的溫存。你噠噠的馬蹄,漸行漸遠,我的心,一點點碎裂,繽紛成飛絮落花,滴下成冷冷的雨。我隻身來到西藏,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你相見,再續那未了情緣。

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祈福,只為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刻,我是大漠雄鷹,金戈鐵馬,叱吒風雲。我的眼裏是火,我的心裏充滿仇恨,我不斷地屠城,不斷地衝殺。我的心裏裝著天下,我的戰袍染滿鮮血,一手舉鼎一手攥文,一手橫槊一手賦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任敵人的血流成河,流成一溪一溪的殘陽。你背弓搭箭,胡服獵獵,出現在我面前,我手起刀落,你躺倒在我懷裏。你說:我是你最愛。我放下屠刀,跪倒在地。那一刻,我升起風馬,不為祈福,只為在來生,守候你的到來。

那一天,壘起尼瑪堆,不為修德,只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

那一天,你是西門慶,我是潘金蓮。我從二樓的窗下,不小心掉下一只鞋子,砸到了你的頭上。你回眸一看的瞬間,我便淪落。我不顧千年的罵名,愛上風塵浪子的你,即使被二郎剖出了心肝,我也不後悔。那二郎拿出的不是血淋淋的心,而是我對你的滿腔熱戀。那二郎端出的不是熱氣騰騰的肝,而是我對你一生的愛。只因你,就是我前世的愛人。只因你,就是我活著的唯一。我只要愛,不要恨,為你,我獻出了生命,卻無悔。那一天,我壘起尼瑪堆,不為修德,只為投下你心湖的石子,讓你在紅塵中能看見我,來生我依然只屬於你。

那一夜,聽一宿梵唱,不為參悟,只為尋找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夜,我是項羽,你是虞姬。那是在垓下,四面楚歌聲。劉邦唱: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我唱: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你和:漢兵已略地,四面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拔劍自刎。血染紅了大地,流成了晚霞,我無意再回江東,拔劍追你而去。那一夜,我立地成佛,聽了一宿梵唱,不為參悟,只為尋找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瞬,我羽化飛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六道輪回,你在哪里?親愛的,你在三生石上反反復複刻上我的名字,拒絕喝下遺忘一切的孟婆湯,隻身跳下忘川,承受千年的折磨。我的心裏只有痛,我的眼裏只有淚,我們受盡了億萬劫的苦,只因心中有愛,心中有情。我愛的,你在何方?我閉關千年,看破紅塵,乞求佛祖施我解脫的方法。那一瞬,我羽化飛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那一日,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就在那一夜,我忘記了所有,拋棄了信仰,捨棄了輪回,只為那佛前的玫瑰,早已失去了舊日的光澤。
返回列表